资讯中心The latest activities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菜谱 >
苏亚雷斯:我不是天使
* 来源 :http://www.yogalife-azabujuban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09 15:10 * 浏览 :

  苏亚雷斯第一次接受专访,终于可以从他本人口中了解 “世界杯手球”、埃弗拉的 “种族歧视”风波、“假摔王”和“骗子”称号、持续不断的转会传闻是怎么回事?让利物浦俱乐部和球迷欣慰的是,敞开的头号射手表示,希望在安菲尔德待下去,带领红军重回欧冠舞台。

  苏亚雷斯在今年8月和利物浦续签了五年的合约,尽管,有关他随时可能离开另攀高枝的传闻从未停歇过,“我能说的是,我在这里会待很长时间。我想参加欧冠联赛并为利物浦赢得一些重要的杯。因为这是我要为之奋斗的俱乐部,我就在这里,而且会待上很久。”

  对他感兴趣的欧陆豪门不少,特别是意大利的尤文图斯,不过,至少现在,他说自己心无旁骛,“意甲是个很有竞争力的联赛,拥有伟大的球队以及伟大的球员。我知道(尤文图斯主帅孔蒂对自己的兴趣),但我在利物浦很开心。这是一家很多人想效力的俱乐部。”

  利物浦是一家特别的俱乐部,苏亚雷斯眼里,特别之处是俱乐部的传统和“不可思议的球迷”,“我希望经过一段时间后,能把利物浦带回它应属的。”为此,他愿意赌上自己的黄金岁月,“就像当初我在阿贾克斯为欧冠联赛付出的等待一样,现在我希望利物浦同样可以重返欧冠联赛。”

  去年10月利物浦主场迎战曼联的比赛中,苏亚雷斯涉嫌对埃弗拉使用了种族歧视的语言。尽管他否认,仍遭到英足总8场禁赛和4万英镑罚款的处罚。

  打那之后,他被冠上“种族主义者”的。现在,他有机会来解释,自己是不是的。“在我的家乡,用西班牙语叫别人黑鬼是可以接受的。”

  同样被为种族歧视的特里只被英足总禁赛4场,对切尔西中卫的从轻判罚,苏亚雷斯咽得下这口气么?

  “情况不同。特里是特里,苏亚雷斯是苏亚雷斯事情不一样,我从没关心过特里的事。”乌拉圭人表示,自己早已把这场风波抛到脑后,继续享受足球,“我不理解,但这就是足球。现在都过去了,我的注意力都在足球上。每天晚上我仍睡得很香。别人说什么,我不担心,利物浦之外的人对我怎么看,我一点也不关心。”

  对于嘘声和,苏亚雷斯已经习惯,他说,这只会让自己在场上踢得更有信心。

  “我只关心家人、为利物浦踢球、利物浦球迷和球队。我不看和电视。每次他们嘘我骂我,只会让我更有信心继续踢下去。在乌拉圭和荷兰,我也有过这种作为一名职业球员,你脸皮得厚,得习惯这些。现在,我是为一家我愿意的球队踢球,球场外的一切我都真的很享受,因为我奋斗了很长时间才来到这里。很高兴俱乐部了解我付出的努力,这是我唯一在乎的。”

  从对手的嘘声中,他听出来的是恐惧而不是,“打客场的话,我知道一定会被嘘。但我也知道,他们嘘我,不只是因为加在我头上的,还因为他们怕我,对他们的球队来说,我是很大的。他们是想影响我,让我在场上变安静不过,他们从没如愿。”

  很多人苏亚雷斯习惯假摔,甚至有教练他为“跳水运动员”。他辩称,假摔和是两回事。

  “有时候你站在那儿,别人向你扑过来,这种情况下,你得把腿挪开或者选择倒地,因为害怕受到。如果不动,裁判可以看清这是个犯规,我却要冒受伤的。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本能让你扑倒在地,这是瞬间的反应,不是有意识的决定。”苏亚雷斯解释道。

  不过他意识到自己的习惯在英格兰足坛有点不能被接受,为此得做出改变,“当然,我不希望别人四处说我是跳水帝。我正在尝试改变,尽量避免这么做,我知道英国足球比较特别,而这也给了我一些帮助。”

  今年10月利物浦和埃弗顿的联赛,苏亚雷斯因为假摔的争议和对方主帅莫耶斯杠上了。他说,自己无法莫耶斯的不公评价,“埃弗顿是个特殊情况。他们主帅赛前就我这样的人在赶走球迷,结果,比赛中,假摔的是他们的队长。所以,有时还是闭紧嘴巴为妙。如果真的了解我,那莫耶斯可以这么说,或者至少在赛后。他这么做是不对的。”比赛中,他直接向莫耶斯做了个“跳水”的手势作为还击。

  纠缠苏亚雷斯的另一个争议,是南非世界杯淘汰赛他用手挡住了加纳队员射出的皮球,结果,乌拉圭队赢得了最终的点球决战。有人认为这是一次不的获胜,跟当年马拉多纳一样。

  看上去似乎是这样:苏亚雷斯重演了马拉多纳的故事,一个在街上踢球的孩子终成。在乌拉圭,人们用“Botija”这个词来形容像苏亚雷斯,意思是这个球员不但有技术,还会耍,而且脸皮厚。

  “所谓耍,就是比别人多些街头智慧,”苏亚雷斯解释道,“在乌拉圭和阿根廷,这很常见,我想这是成长决定的。”他不认为自己总是这样,“我觉得我有时候是(那种球员)。说到这,我想别人一定会提起我界杯上的手球。”

  那场四分之一决赛,加时赛最后一分钟,他在门线上用手挡住了加纳队的必进球。他被红牌罚下,随后的十二码决战,乌拉圭队取胜,时隔四十年后闯入世界杯四强。“我觉得世界上任何一名球员都会这么做的。为了胜利,这就是所谓的耍吧。”苏亚雷斯自认没有做错。

  他知道这成了自己在英格兰足坛不受欢迎的原因,“这里的人普遍认为,这种反体育的行为,是绝对错误的。但如果一名球员有了单刀球的机会,你就可以拉倒然后弄伤他,这种行为就可以接受么?”他道,“我觉得如果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就可以确实,这里面有文化差异。”

  很多对手不理解苏亚雷斯,苏亚雷斯也很多在英格兰的对手,他说自己的成长经历和这里的球员差别太大,这大概是大家合不来的缘由。

  孩提时代,他先是在乌拉圭的萨尔托,然后搬去了首都蒙得维的亚。9岁时,父亲离家出走,母亲和外婆把他抚养大。他有两个姐妹四个兄弟,好几个都是球员,一个在萨尔瓦多的冠军球队,另两个踢的联赛级别低一些。

  “当你还是个孩子,在街上踢球时,必须有足够的野心、动力和力量。这些塑造了我如今踢球的风格。”比起自己的童年,苏亚雷斯说英格兰球员太幸福了,“这里的一些孩子过得很舒适。他们的要求都能得到满足,到了18岁就会有自己的汽车。在乌拉圭可不是这样:你必须得努力工作很多年。即便靠父母的赞助买上了汽车,你也必须努力工作,保有野心和渴望。在这里却是另一码事。”